〈攻殼機動隊〉 從1995年至2017年 從What am I?倒退至Who am I?

從看到那帶着Matrix + Blade Runner影子甚至有少許Kill Bill感覺的 trailer開始,我便很期待看這套電影。但影片上映後,報導的焦點好像只集中在香港的景點與香港人參與的特技化妝,還有一些零星的評論指這套戲來遲了幾年,很多概念已經不再新鮮了。

由於幾乎是同時看1995年版與2017年版,沒有過份的期待,所以也沒有太大的失落。對我來說,2017版與1995版就好像蟹柳與阿拉斯加長腳蟹棒的分別一樣。我喜歡吃蟹柳,但是與長腳蟹棒來比較,還是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不錯,17年的影片中有很多鏡頭都是95版的神還原,而且在香港實地取景,更加有質感。但是17版把95版動畫中最精粹的地方抽走了,換上真情愛回家式的俗套,使這套神作從蟹棒變成了蟹柳。

[內含劇透,慎入]

無論是95年還是17年版,電影都有一個情節:說一個男子一直以為自己是有妻有女的family man,但現實是他是一個單身了10年的男子,住在劏房之中,他的所謂記憶,全是被植入、全是假的。這情況令人想起了1982年的《Blade Runner》:當一個人的過去、記憶甚至是名字全都是捏造的、被植入的,那麼,到底我算是什麼?人又何為之人?(what makes a man a man?)都說一個人的性格思想是由他的過去所塑造,倘若我的思維、我的記憶甚至我的過去並不是來自我,我如何能斷定自己的存在?

是繼承Blade Runner的反思又好,是押守井個人的疑問也好,95版的女主角正是有這種反思,我,算是甚麼?但來到17年版,女主角碰到同樣的問題卻只是想到:who am I? 我的身份是甚麼?從而開始她個人的「尋根」之旅。

電影末段,當女主角追尋到反派的時候,95版就提出了一個到今天仍不落伍的慨念:一個從人工智能衍生出來的「ghost」。這個ghost該譯作「思想」還是「靈魂」?我還不敢說。這個ghost經網絡遊歷過大世界後,有了自由意志與思想,它不生不滅,但慢慢亦有了繁衍後代的願望。由於它只能複製出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後代(copy and paste),無法進化,所以它渴望與女主角結合,從而產生配合環境變化的後代。這概念已經在挑戰神學,直問「人是從何而來?」我們,是否也是另一套自我進化的AI?

然而,17版的攻殻抽走了這個概念,女主角苦苦追尋的反派只是她之前的男友,最後她對付了真正的反派(她的其中一位boss,好mission impossible 呀!)、搵返自己個阿媽,再講返啲心靈雞骨野:我不是由過去或身份所定義,而是由我的行動來表達!很簡單、很正能量……或說,很淺。

另外一提的是電影的取景,圓形的勵德邨拍得很美、飛機劃過的九龍城上空很有親切感、維港的夜色很綺麗……但整個城市特別是那些超巨型的投映廣告很庸俗很土豪很自由行!當然,也許導演就是以此來表達未來的爛品味,但我還是喜歡Blade Runner那個冷峻、略帶浮誇但仍有品味的「未來」都市。

p.s.每次看到幾層樓高的活動屏幕,我還是會想起Blade Runner內那個日本藝妓。

p.s.2倪匡於六十年代的《換頭記》已經在問靈魂與肉身的問題,荷里活想發掘新題材,不如睇多啲衛斯理。

分類:電影標籤:

gogogo18

從小覺得自己該存在魔幻國度, 一不小心誤墮紅塵, 有去無還, 只好浪蕩世間, 尋找人生背後的秘密.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