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沒有太多人會把 蓮香樓 與優雅拉在一起罷~

那總是鬧哄哄、亂糟糟的小茶樓。

是的,老編仍然喜歡稱飲茶的地方為茶樓,

而在編者隱約的童年記憶裡,

用茶盅來飲茶的手勢是那麼的優雅與悠閒:

先把茶蓋輕輕在茶面上刮一兩下,翻勻茶湯、掃走茶碎,

然後輕輕倒出茶湯。

從茶具到動作,都是一道名為「秀」的風景。

據說茶盅的用法是在唐代於四川,叫蓋碗。
不過筆者還是喜歡廣東的叫法,茶盅。
因為一盅兩件。
因為今天,已經很難找到真正的一盅兩件了。

似乎只剩下蓮香樓。

在這兒你當然找不到優雅與悠閒,在你剛與八國聯軍般的各式人等(太多遊客慕名而來)戰鬥完,找到一個位置,氣還未喘定之時,伙記叔叔已經會問你:「盅定壺?」你要是不快於0.001秒內回答,他便會假設你是不懂得用茶盅而奉上茶壺給你。然後當你還未掌握如何把茶盅的茶好好地倒進茶杯而不把四周弄濕之前,又要再次與八國聯軍去爭奪那一籠籠熱騰騰的點心。

喝一頓茶,為甚麼比打仗還要累?
除了茶盅,還因為人氣。
雖然開茶叔叔兇神惡煞,但見你雞手鴨腳地弄茶盅他還是會熟練的示範一次洗茶、倒茶;
雖然旁邊的茶客木口木面,但偶然還是會提醒你又有新點心推出;
雖然推點心車的姐姐被一大群人簇擁着總是看不到你張單,但拿到從未吃過或久違了的味道時還是有點激動;
雖然很多嫌棄,但仍有更多珍惜…

在下一秒鐘不知又會失去甚麼的都市,
或許能保留的,
只有如煙般的記憶?

遺失了的密碼

除了快要變成歷史的茶盅文化外,這兒還有很多尤如密碼的字體:花碼。

花碼是從前用來標明價錢的一種數字,老編小時候在街市、食肆以至小巴價錢牌都是以花碼書寫,連小學也有教授。但近年花碼日漸式微,到處已不見蹤影,在這裏再次遇上,不但有種時光倒流之感,也概嘆連自己都差點不認得這些花碼在寫甚麼。

除了價錢牌外,蓮香樓也掛上很多字畫。其實以價格與裝修而言,蓮香樓是一般以至草根階層,但那些字畫就是流露出點點古代文人的墨香。有時不禁幻想數十年前,許多帶著雀籠來呷茶的街坊,也許會比今日的文青更風雅。

由於租約關係,蓮香樓也許會於2019年約滿後遷出,在這個沒有根的城市,我們要去抓緊那一丁點的昔日真的那麼困難嗎?
2021年按:2019年租約期滿後,原本的東主打算另覓地方開設新店。幾名老員工不捨,合資頂手改辦為「蓮香茶室」,繼續於原址營業。但接手後因社運及疫情影響,經營困難。原東主第四代接班人與業主商妥,再度經營「蓮香樓」。


幸而輾輾轉轉,蓮香樓還有錦卥雲吞和西米布甸吃!

蓮香樓

開業:1926年

地址:中環威靈頓街 160-164 號


【香港旅遊】

【昔日】中環的前世今生(II)- 風華絕代的香港郵政總局

【昔日】中環的前世今生(I)

【中環】The Helena May梅夫人婦女會–百年優雅仍留守

【郊遊】鹽田梓 – 對抗遺忘的戰爭

※我們盡力確保網站內圖文的資料和版權正確性,若資料或版權訊息有誤,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儘快修改。若是你我們反對使用,我們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本文內容及圖片均為原創,如要轉載,請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