擲破謊言的石頭—《 Unnatural不自然死因研究所》

我們不敢、不忍直視死的傷口,那怕那是不自然的死亡。

但人類是好奇心動物,在隔岸觀火的情況下,總愛追看各種未解之謎。所以除了偵探推理,不少關於死因研究的影視作品都會受追捧。由早年的《洗冤錄》、《鑑證實錄》、到唔知拍咗幾多季的《Bones》都有捧場客,法醫似乎變成偵探甚至執法者,替天行道、代替無法再說話的人發聲。

可惜現實是香港體制下法醫不會操刀(由驗屍官解剖),也不會出外作環境搜證(由警方及食環負責)。而法醫的地位也較醫治生人的醫生為低,甚至不少人認為人已死,再研究下去還有甚麼用處呢?

用處就是找尋真相,揭露真相。

2018年的日劇《Unnatural》就是一個關於法醫的故事。Unnatural Death Investigation UDI 由神倉保夫(松重豐飾)帶領,兩位首席法醫三澄美琴(石原聰美飾)與中堂系(井浦新)各有不堪回首的過去:三澄幼時被母親餵安眠藥再全家燒炭死亡、中堂的女友被殺害後由他親手解剖,卻被當作殺人嫌疑犯。不過悲慘的過去沒有使他們跌入晦暗,反而成為他們堅持追尋真相、說出真相的原動力。

十集的短篇,隨便抽一集來看都是完整且有明確主題(除了第九延續至第十集),劇組藉著不自然死亡揭露社會上比死亡更嚴重的問題。

病毒的傳播、性別歧視、資方壓榨導致的過勞、校園欺凌、釋囚的處境⋯⋯但無論議題如何,整套劇環繞的是兩個重點:真相與家庭。

當冠狀病毒的真相被掩蓋,(對,是冠狀病毒,不過是中東的),病毒就可以無聲地肆虐,令更多人在不明不白中死亡;

當被殺真相被輕率地漠視為自殺,求救的訊息會被忽略;

當被壓榨的員工,得不到公司的承認,還被指責為咎由自敢,死者的小兒只能向製造他們家不幸、但名為「幸福」的公司擲石頭。去年我們看到了很多石頭,但石頭從來是果,並不是因。只因太多的真相被遮掩,才有更多的石頭出現。正如三澄說:「看到將事實掩蓋的大人,那孩子只能扔石頭了!」

不想孩子扔石頭,就應直視真相、說出真相,而不是指鹿為馬,反倒向孩子扔石頭。

有別於很多以專業包裝的愛情劇(對,無論是醫療、偵探、律師、紀律部隊⋯⋯其中心內容還是一個又一個的愛情故事),Unnatural的兩位主角沒有用力地去談情說愛,反而是合作去完成彼此的「使命」。編劇並不是不重情,而是把筆鋒緊緊扣著家庭這個命題。

無論是女主角的背景、男主角親手解剖愛人卻八年來仍未追查到的遺憾,還有當中大大小小的案件,都牽涉到家庭的成長與影響。其中有因曾犯罪而沒面回家面對父母叫人心傷,而因為父母的縱容或虐待,導致更多悲劇產生也叫人遺憾或希望有一點反思。

畢竟,家是每個人最初的出發點,以及最後的終點。

最後分享一下劇中叫人共鳴的金句:

「法醫學是法治之國不可或缺的學問,要是法醫學遭到輕視,就會變成不法之國,你想住在這種國家嗎?」三澄美琴

「只要還活著就不會輸!」三澄夏代(藥師丸博子飾)

參考資料

https://www.mc.ntu.edu.tw/forensic/files/proposal01_appendix02.pdf

https://hk.appledaily.com/lifestyle/20191029/T6F75OLNUTJJBLE3GFCRIU6WM4/

Categories: 電影Tags: , , , ,

gogogo18

從小覺得自己該存在魔幻國度, 一不小心誤墮紅塵, 有去無還, 只好浪蕩世間, 尋找人生背後的秘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