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這裏是尖沙咀的最高點;
曾經,往來香港的遠洋船隻都要看着這裏對時;
曾經,居民透過這裏的信號得知颱風等級。

今天,
從一覽眾山變成群樓包圍;
揚手低頭也可知時間,報時任務早已退役;
這裏成為尖沙咀繁華中的綠洲、現代化中的古蹟。

剎那芳華、彈指歲月、物換星移,唯有這裏的時間默然。
這裏是訊號山。

訊號山花園

要到訊號山花園不難,從彌敦道轉入麼地道走至大半,轉入緬甸臺不久就見到垃圾站,垃圾站旁就是訊號山花園的入口。

入口就是一條斜坡,往上走到盡頭,有兩段小小的樓梯,攀過兩條樓梯後就到達訊號山山頂,全程不到5分鐘。不錯,是5分鐘!其實已經說多了,在下影了數張相再慢行上頂只是用了4分鐘。還有比這更快的山路嗎?

訊號山花園
訊號山花園
訊號山花園

這個走廊也是打卡的好地方!

訊號山花園

訊號山報時塔算不上久遠,1907年才興建,取代本來在尖沙咀水警總部前的報時塔。每天中午12時10分,報時球就會升上塔頂,到了下午1時報時球由塔頂降下(後來改為上午10時、下午4時各一次),讓維多利亞港內的船隻用作航海鐘對時之用。此外,訊號塔旁邊有座小屋,當有颱風時,天文台便在這兒掛起風球,提醒船隻和本港市民。

1930s Signal Hill & Salisbury Rd
訊號山花園
1930年代的訊號山

起初在下也不明白,如此對時方法,準極有限。但原來現代時鐘的歷史比我們想像中短,雖說我們都知道中國自古已經有甚麼銅壺滴漏、日晷之類計時器,但就算是先進的中國人,最早也是在元朝,即13世紀時製作出每15分鐘報時的計時器。可惜後勁不繼,加上歐洲因為進入航海時代,因航海人要利用時間來計算自身的定位和航線,所以對時間的精確性要求提高,也帶動了時鐘的研發和製造。

1870尖沙咀
1870年代的尖沙咀(灣),高起的就是大包米,後來的黑頭山及訊號山。

說回訊號山,這山原名叫黑頭山(Blackhead Point)。據說因為在19世紀後期,有一個歸化了英籍的德國人Blackhead在這兒開設了公司,因而得命。又有一說因為這座小山似一包米,所以又被叫作大包米。總之因為地勢高,後來天文台在這個山頭興建了訊號塔,正式易名為訊號山(Signal Hill)。

訊號山花園

1907年時訊號塔樓高只有兩層,平頂。後來在1927年,訊號塔加建了一層,屋頂呈半球形,頂上設有時間球(此時間球現放在1881)。

訊號山花園

建築沿用當時十分流行的愛德華巴洛克風格,與尖沙咀鐘樓及香港大學本部大樓為同一年代。鐘樓四角設計成斜削角,故此室內呈八邊形。而紅磚牆加上花崗石的基座、入口楣飾以及環繞門窗的凸出石塊裝飾(吉布斯飾邊),顯得沉實優雅。

訊號山花園

現時室內的設備早已搬空,走進塔樓內,除了一張舊照,就只有一條旋轉樓梯。不過這條小小的樓梯甚具美感,儼如一具有功能的雕塑般。

訊號山花園
訊號山花園
訊號山花園
訊號山花園
訊號山花園

尖沙咀發展多年,訊號山早於1933年已停止運作,今天被群樓包圍,縱使位處「山」上,能眺望景色的位置也不多,不過在繁忙的都市走不到十分鐘已到達如此幽靜的環境,也算難得。

訊號山花園
訊號山花園

訊號山花園

永不遠去的時光

在下小時候居住在尖沙咀,除了九龍公園外,另一個經常遊歷的地方就是中間道公園與訊號山。當年還未有尖東站,中間道公園還是在地面,記憶中還有樓梯直接通往訊號山。成年後久未到訊號山,今天再訪,只見上山路徑已截然不同,昔日路徑雖在卻已此路不通,只遺下一片半片石牆供人遠眺,而在下的童年亦已遠去甚久,只剩薔薇色的回憶與父母親的笑聲,還有那支永不溶掉的芒果甜筒留在回憶深處。

50年代訊號山花園
50年代訊號山風景仍然開揚,中間道仍未建遊樂場。
訊號山花園

尖沙咀訊號山

地址
尖沙咀緬甸臺

交通
尖沙咀地鐵站或尖東地鐵站

塔樓開放時間
每日上午9時至11時及下午4時至6時

參考資料
www.amo.gov.hk
gwulo.com
jy.catholic.org.hk
www.hkmemory.org
www.hko.gov.hk
www.metropop.com.hk
www.trailwatch.hk

部份圖片取自網上,如有侵權煩請告知。


更多相關文章:

Kingsclere拷貝
【細味‧港築】紅顏薄命的建築物—皇座樓Kingscl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