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柳應廷(阿Jer),我想說的是⋯「因為他,我重新聽回廣東歌。」這一句,在YouTube 柳應廷 MV的回應內,不時都會看到。背後隱藏的意思就是,廣東歌唔好聽好耐了,廣東樂壇死了,才會有「重新聽返」這個字眼。不過好在而家有阿Jer。

係呀,香港樂壇死咗架喇。十幾年前老編曾聽過一個訪問,一位組合成員坦言最痛苦的是錄音與唱歌的時候!作為一位歌手,自己唱歌都咁辛苦,聽嘅人想唔辛苦都幾難啦!

咁點解唱片公司要搵佢唱?因為佢靚仔囉~有段時間,某啲唱片公司真係迷信靚仔靚女識講嘢就可以出歌,就可以賺錢架喇。再唔係就專做某幾個人,重覆一些歌曲模式,甚至迷信自己台的電視劇歌曲,只要日日播就可以洗人腦。

【細味‧港樂】關於姜濤,我想說的其實是⋯⋯
【細味‧港樂】《油尖旺金毛玲》—後2010世代的浮世繪

這方法或許在千禧年頭還可以,但隨著網絡普及,k-pop j-pop台式經典任君選擇,就是廣東歌最無吸引力。結果到2018年,香港樂壇唔正常到一個只出了半首歌,歌藝同普通話水平同樣高超既今期流行男朋友都攞到我最喜愛男歌手,可見樂迷對歌手、對當時的樂壇有多不滿。

幸而走到絕處便是逢生地,2021年香港樂壇好似再現生機。與其高呼香港歌手不會死,我寧願相信而家係死過翻生,由新一代去接棒。其中柳應廷的出現,係令許多好似老編呢類樂迷再次留意廣東樂壇,連帶發現原來呢幾年既廣東歌都幾好聽!

造星之旅

對老編來說,阿Jer經歷了兩次造星歷程,不是造星I 造星II,而是造星與叱咤樂壇頒獎禮。

如果唔係商台頒咗個金獎俾柳應廷,老編係連呢個乜水都唔識。以聲論聲,柳應廷的聲線不俗卻不算絕頂(同是Mirror成員的Ian聲線就比他清亮),但他卻能以自己的方法把歌曲昇華至另一境界。Practice make perfect的說法從來是永恆真理。因為熱愛唱歌,所以唱得好歌。

點入Youtube,很容易便會找到阿Jer的幾首個人單曲,還有大量他翻唱別人的歌曲。當中未必每一首都超越原唱,卻總有其個人風格。而且在追看的同時,也讓老編重新認識了很多近年的廣東歌。

以貌取人 失之子羽

至於造星中被踢出局再敗部復活的過程,相信已成為介紹阿Jer的基本資料。(又係外貌協會問題,相信當時的評判點都無諗過造型可以令人改頭換臉)不過老編最有感觸的反而是造星II的過程。因為大會把造星II的參賽者分為 12組,不但為當時已成軍的12位Mirror成員評分,還要挑選成員入組。作為「前輩」,Mirror成員不單要被「後輩」評頭品足,更要承受「無人要」的境況。

尷尬的是,在兩輪的挑選中,11位成員都被人挑選了,唯獨是阿Jer被剩了下來,真係我被遺落在寬廣的銀河~(T_T)不過雖然要與同樣剩下來「搶不到人」的B4湊成一組,佢哋竟然併發出耀目的光芒,不用花巧不用跳舞也能使人拍爛手掌。

原來無論有幾多人睇你唔起,只要拼命做你最喜歡的事,也會被看見!(就算最後沒有成果,至少盡情享受過。)

沒想過會有香港歌手堅持做progressive rock,仲要做到三台冠軍歌!

Photo_ IG@jeremyla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