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姜濤,我想說的其實是……
在他身上,我看到從未在香港歌手身上出現的專注、決斷與拼勁。
在造星決賽的舞台上,他的眼神媲美在奧運場上競爭的運動員。

我不是姜糖,極其量只是柳炒。
跟許多香港人一樣,2021年的叱咤以前,對姜濤的認識只有16個字:「姜濤不紅,天理不容」,以及「沒有暴徒,只有姜濤」。
而叱咤後,最先留意的是柳應廷。
因為同屬Mirror關係,我也留意了姜濤。

如果單從外形,你很難會明白為何姜糖的年齡層那麼濶。因為他就像一堆剛搓好還未送進焗爐的麵粉-白白嫩嫩的,從聲音到身形好像都還未成型。

而如果,他出道後只是憑著外型,唱一些唱片公司為他「度身訂造」、少男情懷的「沙冷嘿yo」,跳一些動動手腳的舞,他會很快得到一些妹豬的支持,也許會成為一時的閃亮的流星。然後,隨著年紀漸長、戀棧風光卻又找不到突破口,就慢慢變成半紅不黑的尷尬奀星。

但他不是這種「偶像」,幸或不幸,小時候因肥胖身型受到的欺凌,到突然竄紅的批評,令這位內向的少年有了成功的決心,與憐憫同類人的慈心。使他可以創造出《孤獨病》到《Master Class》,這一首首非偶像類別的歌曲,亦令人刮目相看。
他也許仍未夠火候,但絕不是一堆任人搓圓㩒扁的麵粉。
而這篇文章想說的其實是他的新歌《Master Class》。

關於歌詞

Tagline當然是 #年輕怎麼就是錯誰不解釋就恨我
寫文章時無線還未惡攪姜濤,但多得TVB,讓更多不看叱咤、不看VIuTV、不聽903的一群也知道,現在娛樂圈有一位紅到值得人惡攪的偶像,更提供了一個舞台讓姜濤花姐和Mirror表現他們的氣量。
為甚麼老一輩以為惡攪姜濤會受歡迎?
源於年輕人的原罪,年輕。
過去兩年,有人揚言要放棄年輕人,也有人說香港娛樂圈不能回復從前的盛世,不能再有周潤發、周星馳了。
「不能再有周潤發、周星馳」也許是真的,但,可惜嗎?
我們真的需要另一個周潤發、周星馳嗎?
如果批評梅艷芳被說歌聲不如白雪仙般高音、周星馳不如李小龍般好打,就批死他們不會成功,是否太膚淺與狹窄?雖然當年梅艷芳真的曾被批吸毒紋身壞女孩,周星馳也被說無厘頭不知所謂,幸而他們沒有被批死。
幸而歌詞說:我目標只想似我!
很有自信的一句,也很找到自我的一句!
能夠說出這一句,已經看到一個新天地!

關於MV

前中段的鋪排太多人解讀,不贅了。
想說最尾一段,姜濤在「我」字前起舞。
這一幕讓我想起《狂舞派》1內,柒良以太極融入hip hop的一段,而個人覺得,這就是最具香港味道的故事。從絲襪奶茶、蛋撻……甚至少林足球,香港就是有一想像力,把不同文化溝通自身文化內,再產生出新的變化。
太多太多人批評姜濤及Mirror學韓星。撫心問,過去幾年韓國文化潮流席捲全球,模仿優質文化有何不可?
總相信只要給予他們多一點時間,MK加上K-pop,會創出讓人意想不到的火花。(一定不止於MK-pop的)

說了好像很多又好像很少…老人家長氣了。
歌曲不是沒有缺點,例如姜濤的聲線太柔弱了!

雖然有人說他是以謙遜的態度在唱歌,但作為一首控訴、反抗的歌曲,他的聲線溫柔到我以為在聽情歌。
不過當知道曲子中那一句洗腦的nananananala~ 是姜濤堅持要用的,可以知道這小伙子是大器之材。姜糖是有眼光的。
不知多年後當姜濤也成為了前輩之後,唱這歌又會是怎樣一副光景?

其他文章

【細味‧港樂】關於柳應廷,我想說的是⋯⋯
【細味‧港樂】《油尖旺金毛玲》—後2010世代的浮世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