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這不可理喻的世界裏,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誰知道呢,也許就因為要成全她,一個大都市傾覆了。

曾經,香港淪陷成全了范柳原與白流蘇;今天,香港的陷落成全的是香港,與香港人。
或許在2019年的六月以前,香港人從來沒想過我們是有多愛這個城市。

傾城之戀

曾經,香港人就像范柳原與白流蘇,滿肚密圈、各有盤算,說愛太奢侈、說錢太直白。

但我們就是直白。世界末日都阻止不了香港人返工,為了返工可以遇神殺神遇佛殺佛,阻人返工猶如殺人父母;我們口中嚷着要work life balance,一邊卻嘲笑意大利人用三小時吃午餐,懶過隻豬。

而我們卻樂於做一頭只懂得工作的豬。

這兩年,香港人做了很多很不香港人的事。

或許只有在最絕望的時候,才明白我們的最愛是甚麼。

而在絕望中能拯救的,也唯有愛。

傾城之戀

從小喜歡看亦舒師太的小說,卻怎麼也無法欣賞祖師婆婆張愛玲的文字。

或許是她太過尖銳的殘酷吧。

華麗而滄涼,是張愛玲的文字,也是現今香港的景況。

誰也想不到,1944年的冬天,會詭異地與2019年的夏天連接起來。可惜75年的距離,范柳原與白流蘇身處的香港早已物是人非,留下來的,或許只有淺水灣酒店長廊餐廳。

在張愛玲的筆下,淺水灣酒店成為了一個標誌。因為沒有了這個充滿殖物地色彩的場景,《傾城之戀》中的范柳原或許也沒有顯得那麼不羈。半島文華同樣瑰麗,但少了來自海上那片溫柔的風,吹起愛低頭的白流蘇耳畔的髮絲,就是稍欠了風情。

淺水灣酒店

香港是一個擁有豐富地形的地方,山多平地少海灣也多。在務實的農夫與漁夫眼中,只是一個有地就耕有海就捕魚的地方,但在一些來到香港的外國人,他們看到的,顯然是另一道風景。其中香港大酒店的經理 James Taggart 覺得淺水灣的海岸線非常優美,甚至可以發展成媲美法國里維拉的度假天堂。於是Taggart便跑去跟政府開條件,你開路、我起屋。

那是1910年代,連路都未有,甚至在汽車還未普及的年代,淺水灣被發現了。

淺水灣酒店
淺水灣酒店

1921年淺水灣酒店落成,以西式的建築和庭園興建,最具特色的是當中的酒店長廊。由於香港位處亞熱帶地區,怕熱的歐洲人總會在大樓外加建一道長廊(Verandah),以作遮蔭與通風之用。而讓人一邊吃下午茶、一邊嘆海風、還有讓范柳原與白流蘇在打攻防戰的淺水灣酒店長廊,可能就是全港最著名的長廊了。

淺水灣酒店露台
淺水灣酒店露台

而撮合范白二人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也令淺水灣酒店被日軍佔領,作醫院及療養院用途。後來易名為「綠ケ濱東亞海水浴場」,予公眾使用。日本戰敗後回復舊有名字。

green.jpg

可惜,(又是這兩個字)美麗沒有永恆,利潤大於一切。那怕酒店曾招待過劇作家蕭伯納、科沃德、作家海明威、影星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甚至愛因斯坦嘆下午茶,一樣無得留低。

淺水灣酒店

1982年,原有的酒店全面關閉及清拆,改作住宅、商場及酒店。酒店當然知道露台餐廳的盛名,所以在1986年也把餐廳重建,保留了一些瑣碎物件予人憑弔。而1984年許鞍華執導的《傾城之戀》電影中,那個淺水灣酒店則是搭景來的。

傾城之戀

至於大陸最新的那套《傾城之戀》電視劇,光看照片已覺氣質和品味與全盛時期的港產演員和劇組比,相距不止一光年。

傾城之戀

【細味‧中環】中環的前世今生(I)
【細味‧港築】中環的前世今生(II)- 風華絕代的香港郵政總局
【細味‧中環】中環的前世今生(III)- 阻住地球轉的畢打街大笨鐘
【細味‧港築】中環的前世今生(IV)—那個曾經令城市變得優雅的噴泉

繼續睇

行山 / 郊遊
舊建築系列
流行文化
外國景點

參考資料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ulture/daily/article/20120707/16491355
http://fatboyinxanadu.blogspot.com/2012/08/blog-post_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