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海傍,你的感覺是甚麼?

老編小時候認識的尖東海傍,就是一條與市中心、與日常生活切割了的步行空間:你可以遠望對岸維港景色,可以仰望尖東燈飾,但與市中心跟海都沒有關係。因為海傍的風景無論有多美,你總要經過天橋,橫跨兩條寬大的行車線才可以到達;而臨海一面總有高及半身的欄杆,只會偶然出現一個半個小平台,供人上落遊船。

海傍彷彿是一個被放逐、被抽離了的次等空間。雖然如此蒼白,但因為八十年代的海景與夜色實在太美,老編就覺得,咁樣都無乜唔妥吖…

尖東海傍

直至老編見到何藩的一張相,至發現香港的建築物與海也可以如斯接近。(其實本應是理所當然的事)有趣的是,老編不但從照片中窺看了50年代香港的光影,也看到了一絲空山寂寂的蒼茫。

原來海傍也可以有自己的感情。

攝影師:何藩

後來我才知道,何藩那張海傍相名為「日暮途遠」,來自《哀江南賦序》中,「日暮途遠,人間何世」,寫的是國家覆亡、離鄉別井的憂愁。無怪乎今天看起來,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再搜尋昔日的維港舊照,曾經的維多利亞海傍,是一個熱鬧非常的地段:一系列商廈沿海而立,在海堤上架有繫船的支架,無數漁船、商船在此往來,這個時候的海傍,充滿著朝氣、充滿著幹勁,就像一個初出茅廬迎向世界的小伙子。

中環海傍

原來在香港開埠時,中環及上環只是太平山山腳下一段非常狹長的平坦山坡,靠海地段還是一片淺灘。後來為了開設香港島的各條主要道路,包括荷李活道、皇后大道及雲咸街,許多山勢被剷平。移了山出來的沙石最方便當然是倒進維多利亞港,順便填埋海,一鳥二石,吖,唔係,係一石二鳥。

中環海傍
Photograph by Thomson, John. Image courtesy of National Archives, Kew Collection, University of Bristol Library (www.hpcbristol.net)

據說查理·義律(即係撩起鴉片戰爭嗰個義律)仲將新填海地域劃分為40段,讓英商進行投標,以在中環開闢一名為「女王城」(Queen’s Town)的商業區,結果賣到33塊地。(不過後來砵甸乍做港督時唔認數,這是後話)總之各大洋行爭相投下中環海傍地皮以作碼頭、貨倉和辦公大樓,方便貨物運輸。

Dent & Co Company / Photograph by William P. Floyd

香港開埠約十年後即1851年,皇后大道中發生了一場大火,超過四百間房屋被燒毀。為了處理火災留下的瓦礫,時任香港總督文咸認為可以把瓦礫推入海,同時填海增加土地供應。呢次填海後來被稱為《文咸填海計劃》,由於集中在上環一帶,好似無乜反對聲音,好快就填咗喇。點解咁講?因為中環嗰邊唔係你話填就填……

中環海傍

其實反對填海並唔係今時今日才有的事,第4任香港總督寶靈爵士曾於1850年代提出,從中環政府山至銅鑼灣海旁,興建一條長約4哩的海濱長廊。但因為海傍土地的業權問題,計劃遭到不少洋行反對。反對的聲音當然來自既得利益者啦…睇相都見到,好多商廈自己對出就是自己碼頭,填完海之後啲客貨運算?仲有一個有趣的原因是:「各大洋行正門均位於皇后大道,而海傍多為廚房及馬廄,填海後變成位於交通要道有礙觀瞻。」位於交通要道就有礙觀瞻,位於海傍點解又唔會呢?

中環填海

乜嘢原因都好啦,總之講到尾,當時既政府唔夠錢,又無大孖沙(即係有錢佬)支持,事頭婆(英女王維多利亞)又唔理,無錢就無得郁,結果就要宣佈填海計劃無限期擱置。不過大家都好清楚,海,最終都是填了,不過就遲咗三十幾年。

中環海傍

在1887年政府重啟填海工程,新建了德輔道及干諾道。中環的海傍,從小伙子步入光輝閃爍的花美顏年代。

【 細味‧ 中環的前世今生(I)】

【 細味 ‧ 中環的前世今生(II)】- 風華絕代的香港郵政總局

【 細味 ‧ 中環的前世今生(III)– 阻住地球轉的畢打街大笨鐘

【 細味 ‧ 中環的前世今生(IV)—那個曾經令城市變得優雅的噴泉

參考資料

寶靈填海計劃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F%B6%E9%9D%88%E5%A1%AB%E6%B5%B7%E8%A8%88%E5%8A%83

※我們盡力確保網站內圖文的資料和版權正確性,若資料或版權訊息有誤,請來信留言告知,我們會儘快修改。若是你我們反對使用,我們會儘速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