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個頭盔先,這篇文是寫在《 MM7 》出歌之後、MV出現以前的「中陰身」期間,加上老編對音樂類型所知甚少,一切以只感覺為主。

從小心翼翼到揮灑自如

2018 年 Mirror 出現,與其說不被睇好不如說根本沒人留意這班 MK 仔, noise 都無乜。(也許造星 fans 會不滿,但現實是香港娛樂圈當時仍是廿年如一日,被廿年前已走紅的歌影視「紅星」佔據。)

有趣的是鏡不是如一般人所料的走向,除了起初最紅的二人以一般情歌單飛外,每塊鏡仔都有各自的想法。有人挖出最深層、最血淋淋的自己來證明自己、有人不斷在反思沉澱,也有人用舞蹈與眉目建構一道花美男圖……

至於柳應廷,從「物語系列」的小心翼翼步步為營,到「重生系列」的出盡力豁出一切轟天動地,到這首「間奏曲」終於識得收,懂得妖,變得收放自如,笑看眾生。或許最初曲詞編監都沒有想過,他們遇上了一個「狂」人,夠膽在一潭死水的香港樂壇做啲咁癲既嘢。又或者反過來說,因為樂壇死了,而且死得久了,才能有空間讓他破土而出。

【細味‧廣東歌】Master Class,讓我看到姜濤
【細味‧Mirror】關於柳應廷,我想說的是……

從前的音樂人做歌,是一首首或一張張唱片的做。我們收到的是一個很完整、完滿的製成品。但柳不一樣。這不是說他的歌不完整(其實歌可唔可以唔完整?)而是兩個系列有如兩套電影系列般,每三集一個段落,分拆開來可以每集獨立欣賞,合起來便是一本巨著,簡單講《星球大戰》九部曲大家會易明好多。

我們不知道「系列」這系列還有多少個系列,但目睹每次曲目的誕生,已經足夠興奮。

柳很幸運,遇上星克牛這個組合(星: MV導演Sheng、克:小克、牛:Carl叔叔王雙駿)一遇風雲便化龍,星克牛柳,你夠膽諗我就夠膽寫佢就夠膽拍,總之由個人生死去到前世今生再到宇宙穹蒼,all in one one in all,最後因緣刻在自己手掌心。不過講到尾都要多謝花姐魯生,有個夠膽俾你玩既腦細。

這個組合聰明在於,每次找來不同的音樂班底為他們帶來新意,但又緊緊捉著詞與編監,確保有變化同時不會偏離航道。情形就像在做蛋糕,今年的主題是芒果蛋糕,音樂人就是不同的模具,有時是方型有時是圓形,詞人就把芒果加入不同材料,打作不同形態,有時是芒果cheesecake,有時是芒果拿破崙,有時是芒果心太軟,放進模具中成形⋯⋯而編曲就把個cake裝飾得漂漂亮亮。所以就算晨早爆響口說《砂之器》是一首情歌,也會是一首前世今生母子愛恨情仇的歌曲,而不會有甫入口已消失無蹤的綿花糖式男女情歌你吔。

音樂盛宴

近期Retro 80盛行,很多首歌都向80年代致敬,其中表表者個人認為是193的《再次Puppy Love》,由歌名到旋律節奏歌詞,放在80年代全無違和感(除了80年代沒有auto-tune之外)。

所以當《MM7》響起,The Hertz創作的帶點funk與disco的前奏,很快便投入了retro的氛圍,身體也隨之扭動起來。到了中段「只得我一呼一吸…」突然變成了slow jazz般煙霧瀰漫,然後,當呼吸完畢,再嚟rock過!一首歌曲有多種格調與層次,轉換時卻又不顯得突兀,就如喝了一杯很豐富的cocktail!柳的歌聲也放得很鬆,很chill,對比《狂人日記》及《人類群星閃耀時》,他的聲音明顯來得更有自信與揮灑自如,因為他正在做一些自己最喜歡,也最有自信的事。很容易就會幻想他披一塊圍巾在舞台上揮來揮去、扭來扭去。(要柳跳舞相信是刑罰,不如給他一些道具)

The Magic 7

由去年開始,小克都為柳的歌名發掘一些新意思,玩到《啟思語文新天地》與《現代數學修訂版》之後(Edan估「重生系列」最後一首歌名的答案),今次不再故弄玄虛,一上來便打出《MM7》。是柳炒都知《MM7》是速成碼「正」的意思,但歌詞又係咪咁簡單?

到寫稿的之時,小克的千字文只寫了997個正加三個字:愛自己。在未有MV詳細解畫時,老編又魂遊下太虛先。一直覺得 7 是一個很神奇的數字,不知星之子本《大台理論》有沒有提及,大台很早已經喜歡用七個字的節目名:《星光熠熠耀保良》、《萬千星輝賀台慶》、《博愛歡樂傳萬家》之類;林家謙最新的唱片叫《SEVEN》,因為裡面有七首七個字歌名的歌;曹植七步成詩,爭在佢唔係寫七言絕詩……人類對七個字的組合總有偏愛。

再玄一點,人死後每七天為一周期,頭七到尾七共七七四十九日。宗教方面,基督教中上帝用六天創造天地萬物,第七天休息,從此七天成為一個禮拜;佛教中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OK,夠了,返回歌詞。

在七天的假期中,不說果不說因,莫非真的置身在中陰身,沒有因果的勝地?

在靈魂相遇的時刻,最親的,是哪一個人?最傷透自身的,又是哪一個人?答案都一樣,就是站在鏡前的你。

生命,埋藏在我手心,不單是生命線,亦是自身的命運…

如果有看過《靈魂奇遇記》( Soul)的話,該會記得電影中描述人在出生以前會選擇來生去做些甚麼,有人說靈魂甚至會選擇哪一位當自己的媽媽。或許那條生命線,就是我們在出生以前,在七天裡,我們忘掉從前,重新規劃,創造一個新的藍圖,製成禮物,送給未來的人生。

如果真有選擇,你想做一個怎樣的自己?

當知道所有的苦難也許是從前自己安排給自己的時候,我們除了擁抱、直觀眼前的苦難,從而學懂一切只是歷練與虛妄外,(之所以一定會有戰爭與地震)唯一可做的,或許就是與自己和解,學習如何以愛把恨仇消散,離苦得樂。

《MM7》是間奏曲,所以是一個系列之後,下一個系列誕生以前的「過場」。真係未見過咁精采的過場。新一個系列又是怎樣?會否繼續以柳炒詞彙作歌名例如:「我受形柳」還是「星克牛柳」,且拭目以待。

繼續閱讀

《重生系列 》MV—破除苦難的瞬間
樹 — 因為一首詩愛上一個MV
《油尖旺金毛玲》—後2010世代的浮世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