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怎樣程度的愛,才會願意犧牲自己,成全另一個人?

這篇文章寫在《二月廿九》的續集《940920》之前,老編總是慢人一步,理想唔到。不過慢有慢既好處,可以盡情講劇情,未看過的自己酙酌睇唔睇落去。

穿越加愛情從來都是電影電視的必殺招數,經典如元祖級的《時光倒流七十年》、中古時代的《尋秦記》、《不能說的秘密》,以至近代的的《想見你》和《二月廿九》,都是不少人的心頭好。橋雖然唔怕舊,但觀眾的要求高了,不能單單穿越一次,甚至只是談談情說說愛,而是希望劇中有更多值得討論和深思的空間。《想見你》和《二月廿九》就是這種複雜穿越的愛情故事。

生於2月29日的Yeesa(吳海昕飾)是一個不願意計劃未來,也不喜歡做選擇的女生。在2017年生日前夕,她在母親的遺物中發現了一個神社御守,隨即在2月28日過渡到3月1日的一分鐘內穿越到2020年2月29日的北海道,渡過一天。在這24小時內,Yeesa不但碰到Ryan(徐天佑飾)和余家聰(劉俊謙飾),更在新聞上得知自己發生嚴重車禍,甚至會有人死亡!

雖然話複雜呀,有深思空間,仲一嚟就預告女主角會有車禍,但基於主角光環,我係從來未擔心過女主角的生命危險。反而到了中段,當 Yeesa再次穿越,發現好友Fiona(李敏飾)患上子宮頸癌後選擇生完BB才接受手術,可惜錯過黃金時間最終不治。Yeesa與Fiona的選擇還更有思考空間。得知朋友會有生命危險,第一個反應當然是告訴她後果,盡快做治療。但這做法是否真正恰當?救了好友,就要她的孩子犧牲,值,還是不值得?

余家聰的提醒是客觀分析:

人生就是要不斷作出選擇
有時候代價會比較重
但可以換取的價值也比較大
任何事情都要犧牲和取捨
只要你相信這個價值
這個選擇的價值
那就沒有問題

Fiona的價值,無論在Yeesa或Fiona丈夫的心目中都是重大的;但對Fiona自己來說,也許她寧願犧牲自己來換回肚中的孩子。這也是後來她雖然逃過死亡,卻仍鬱鬱寡歡,甚至自殺的原因。或許她的心裡會想: 因為自己自私貪生,剝奪了孩子出生的機會。這比意外小產或流產的母親有更大的內疚感。在這種兩個只能活一個,在任何一個選擇都會帶來後悔的情況下,人該如何選擇?

如果選擇是避免不了的,就如余家聰所講,選擇以後,相信這個選擇的價值!某程度上覺得Yessa與Fiona就似一個鏡像(形容不是很好,但找不到方法),Yessa是母親犧牲自己而活下來的孩子,假如Fiona堅持生孩子,那個孩子就會像Yessa般思念母親,Jonathan就會像辰叔般終日懷念自己的妻子……所以Yessa是最適合安慰Fiona的人選:

不是怨恨自己存活下去,而是要帶著為我們犧牲的人的愛,好好地活到未來。

在最後一次穿越,Yeesa藉御守知道在種種時空與關係中,總得有人犧牲,去成全另一個人,就像《鋼之煉金術師》的守則:等價交換。在之前的犧牲中,是血肉相連的母子,是近乎毋庸置疑的關係與無條件的愛。但在Ryan、Yeesa和余家聰之間,就是愛人的問題。最到文首的問題,要有怎樣程度的愛,才會願意犧牲自己,成全另一個人?

一直覺得《二月廿九》是一個藉穿越去說女生成長的故事,慢慢才發現,總是掛著一副撲克表情的神聖幾何學會會長才是變化得最大的人。

因著童年母親死亡陰影,余家聰是一個悲觀的人。他會牢牢地記著母親的忌日,甚至化成暗號告知Yeesa讓她與自己相認,可見他對母親的死有多介懷。(當然這個密碼也成為了續集的起點。)由於母親為一個不愛她的人而死,令他認為男女之間的愛情是徒勞無功,忘情棄愛加上凡事以理性思維分析,令他總是表現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外表。

但是,心,卻往往並不由己。是純粹因為Yeesa的樣子、傻勁令他心動,還是因為Yeesa說在2020年自己聲稱是她男友繼而心動,或許連他自己也分辨不清。只是心跳加速,偏偏推擋說是手錶壞罷了。余家聰讓我想起另一個人:《Sherlock》裡的Sherlock Holmes。同樣是以冷漠包裝火熱的心,同樣覺得愛情不是好東西。All lives end, all hearts broken. Caring is not an advantage. 可在冷漠無情的外表下,卻是割不斷捨不掉的深情,在最危險的時候,願意替代喜歡的人犧牲。果真未曾成佛升仙,人類還是會身不由己的愛下去,只是把情收在最深深處,連自己也不敢觸碰。

敢愛一個人就是明知自己會受傷、會痛苦
仍然不想自己有遺憾

敢愛並不容易,在奇異的時空、緊急的關頭,余家聰願意為Yeesa而死,但回到現實,他可能連向Yeesa表白的勇氣也沒有。或許,喜歡並不一定要擁有。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 — 只有香港才能拍出的道術殭屍科幻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