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兩年,大家既改變除咗習慣用酒精搓手外,或許就是重新認識香港了。以往我們會研究點樣搭新幹線與捷運,而家會留意幾點有船去南丫島;以前以為外國至有大草地,而家至知原來香港都有好多地方有草地,雖然細細哋,但一樣咁chill。

例如位於油麻地的京士柏,由窩打老道慢慢行上去都只需20分鐘就可以上登頂,喺個小草地上跑步、做體操、耍太極、打羽毛球,甚至只是放空也可以。

京士柏是英文King’s Park的直譯,是為紀念英王愛德華七世(現時英女皇的曾祖父)登基而命名,早年亦曾稱作「皇囿」,意思為皇室莊園。19世紀後期至20世紀初期,皇囿一帶被駐港英軍用作練靶場之用。在日治時期,King’s Park曾改稱「九龍競技場」。二次世界大戰香港重光後,因舊名太艱深,皇囿改名為京士柏。

今次我地去的小草地,正式名稱應為「油麻地配水庫休憩花園」,千祈唔好同「京士柏上配水庫遊樂場」,嗰個喺何文田站附近架。

這次的路線是由油麻地的窩打老道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真理堂作起點,可以乘地鐵到油麻地站D出口,或乘巴士到油麻地消防局站下車,然後向左(廣華醫院方向)走,在第一個路口轉右進入真義里。

真義里是一條斜路,一邊是信義樓,另一邊是真光女子中學。

斜路的盡頭就是京士柏公園的入口,但由於最近有工程,入口好像被封了,不要怕,路仍然在。

走入京士柏公園是一條鋪切得十分好的小徑,中間有一段小樓梯通往一個小休憩地。如果想上草地就要向前走。

小徑的盡頭是分岔路,向著樓梯走就是了。

這條樓梯的坡度很低,小朋友或膝蓋不好的老友記相信也不難應付。而且被大樹環繞,感覺十分舒服。

樓梯的盡頭又是分岔路,向右走。

沿路不斷有小小的分岔樓梯,都是通往休息的地方,體力不好的可以上去唞唞。

走到盡到又看到分岔路,往左的是京士柏道花園,有一些兒童遊玩設施(疫情暫時封閉),想到草地就要走右邊的斜路了。

這條斜路其實是通往天文台氣象站的車路,也是很好走了。斜路很短,慢慢走5分鐘已到頂了。

這裡是天文台氣象站的車路入口,左右兩邊都有路通往草地。左邊的路比較濶落,也有一些望向遠處(許多年前可能可以望到海,現在只能在大樓與大樓間的窄縫望到少許),但要兜少少路兼有少少樓梯,所以今次介紹走右邊的小路。

右邊的小徑頗窄,只夠一個人走動,如果有人迎面而來就要小心相讓。不過近年已裝上欄杆,變得十分安全。

不到兩分鐘就到了配水庫花園的入口,快過打針。

入口正對著是新建的廣華醫院新翼,老編不時都會來這小草地唞唞,看著草地由彷如懸在空中的世外桃源,變成被一眾大樓包圍的狹小空間,不能沒有可惜。幸而醫院新翼已經平頂,也不算太高,未至於變成室內咁。

不過世事總是如此,數年前仙境般的秘境沒人問津,今天感覺變得侷促,反而人群不絕。

以上照片是5年前拍的,周末也近乎空無一人且綠油油的草地!

除了草地,這兒也有一些小小的平台,可以眺望我們最signature的獅子山!

不過見到啲樓既趨勢,都係嗰句,想睇就快啲上去睇喇,好快個獅頭都見唔到了⋯

其實要上京士柏山這個草地並不止一條路,腳力好的可以從油麻地中華書局後面的樓梯上(京士柏山 – 5分鐘油麻地快閃入深山)甚至可在油麻地消防局旁邊一條樓梯直上。就像人生也不只一條道路,不只一個終點,喜歡走哪一條路、到哪個場地玩耍,從來都是由你決定,只要你願意放開心懷,人生處處是美景,不一定要由別人決定。

【香港旅遊】

【細味‧港地】訊號山——隱藏在尖沙咀的秘景

細味‧沙灘】烏溪沙渡頭灣村— 地鐵站15分鐘走到海邊放空

【細味‧獅子山】紅燈山—不走石級全斜路走上九龍南最高點

繼續閱讀

行山 / 郊遊
舊建築系列
流行文化
外國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