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本來想叫韋家輝的小王子,但潮流興玩元宇宙,梗係用元宇宙吸睛啲。

《喜馬拉亞星》於2005年上映,不經不覺已經是17年前的舊片,亦是有口皆悲的爛片。幸或不幸,老編當年無睇,如果當年睇咗,可能都係會鬧一句,做乜呀?但係老咗既老編,好多嘢都會諗多咗,所以2022年至第一次睇,竟然覺得幾好睇!

對於老編嚟講,呢套戲牽涉唔少宗教與哲學,戴一戴頭盔先,本人係唔多虔誠的基督徒,對聖經知少少,對其他宗教更加只識皮毛,只是用僅有的知識去說說,說錯勿怪,不喜勿插。

話哂套戲都十幾年前,以下既影評係爆哂橋咁去評,唔想穿橋既,睇完至返嚟啦。

是他也是你和我

電影集中在三個人物:鄭中基、劉青雲同吳鎮宇。

這三個人,代表了三種人。

鄭中基是一個純真如嬰兒的人,他並不蠢,一學即會,只是看身邊的人怎樣教他。如果立心善良的,其實教極都唔會壞,就如大家姐和三大惡。但如遇上真正的壞人,不需自己教,只需在旁引誘,即能讓你墮落至萬劫不復。

這兒的真正壞人,是一條兩頭蛇。

蛇在基督教是壞人象徵,我哋無得住天堂都係因為佢,要教壞鄭中基真係話都無咁易。有趣的是,在中國傳統信仰中,伏羲與女媧都係人首蛇身,睇嚟蛇都來頭不少。

劉青雲代表的是執著的人,他起初執著於自己的生意失敗,甚麼都不敢試。後來愛上了孔雀,就算經歷了南柯一夢、就算知道老婆真身是孔雀,他仍然無悔追尋。到後來遇上真命天女印度西施,縱使覺得對方是鬍鬚佬,但愛了就愛了,要爭便爭吧!

而吳鎮宇則是一個沒有自己的人,他本是最有錢最大膽,但喝了印度神油之後變成人云亦云,別人說甚麼,他就是甚麼。很奇怪?不,我們誰沒試過因為別人一句話、一句批評,而改變自己去迎合他人?

有趣的是,電影中除了鄭中基叫喜馬拉亞星之外,幾乎個個人都無名無姓的,除非你當大家姐同印度西施都算名。所以這裡雖然說三個人,但其實是他也是你和我,誰不曾是純如天真小孩、亦曾人云亦云隨時忘記自己,甚至飽歷滄桑後仍執迷不悟。 

無始無終

片中「最大」的迷團是咬尾蛇,「開始就是終結,終結就是開始;就是無所謂終結,無所謂開始。」

咬尾蛇其實是世上最古老的神話符號之一,無論是埃及、北歐、印度等地,都有這些標誌,亦是一個象徵萬物永恆融合的標誌,帶出了生與死的循環原則。

其實聖經中也有類似的說法,啟示錄 22章13節神說:我是「阿爾法」,也是「歐米伽」;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是開始,也是終結。

我們總執著於「結果」,認為凡事有起點,一定會有終點。也許,無盡的循環、 無始亦無終,才是世事的真相。或許古早中國人在上古已參透這一點,他們創造的曆法,每六十年一個循環,癸亥之後又回到甲子,同樣是循環不息,無前後之分。

梵天BB夢

最後亦是最多人覺得無厘頭的,就是梵天BB瞓醒又再瞓過,好似唔知做咩,好似搵戲嚟做。但其實如果我哋想像一下張敬軒既元宇宙Hinsland,軒公喺裡面起咗好多間屋,亦創造咗唔同既characters,HC更加係照佢既形象造出嚟……呢句說話係咪有啲熟口熟面?無論係聖經中既耶和華造人,還是煉石補青天的女禍造人,都話係照著自己的形象造的!

如果軒公個server夠勁,ram同harddisk夠大,佢創造既唔止係十個八個character,而係幾千、幾萬、幾億條生命,咁,佢咪係Hinsland掌握住創造、規劃、安排既主宰,AKA神咯?

如果咁睇,又會明點解神會容許邪惡既存在。試諗吓,個個角色都咁老正,個game又點會好玩呢?無天災都要搵啲人禍出嚟,至會有高低起跌。有時神仲會容許呢啲邪惡既存在,至可以令人有更多反思、更多既學習、更多既珍惜。古語,唔係,係Jer歌有云:夢破醒也是夢,我哋咁多執著,最終不過係梵天既一場夢,又何必咁放唔開呢?

神無應許天色常藍,只需相信,祂坐著為王。

仍然睇唔透,係架。「如今我們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但那時候就要面對面了;如今我所知道的有限,但那時候就要完全知道了,」哥林多前書13:12

《喜馬拉亞星》唔係一套爛片,佢只係一套行先咗十幾年嘅片啫。

《二月廿九》 — 愛與犧牲的力量

《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 — 只有香港才能拍出的道術殭屍科幻劇

《 狂舞派 》— 香港獨有的情懷與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