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地方與人一樣,時間過去,曾經的歷史被淹沒,不經意被翻出來的時候,才叫人大吃一驚。記得幾年前大台某位扮演白粉道友的專業人士過身,才被翻出來原來是上海聖約翰大學的畢業生,還曾當過間碟,比他飾演的角色還要傳奇。

圓洲角公園就是給我這一種感覺。初初看到這條山徑的介紹,不過是一條連BB也可以征服的行山徑。慢慢看下去,至發現原來這個被高樓包圍的小山,原本是一個海島,甚至見證過一百年前香港第一次有飛機「起飛」的表演!

第一件事,講吓點去先。

沙田第一城站到 圓洲角公園 路線

如果熟悉沙田的朋友可以自己找尋路線,不熟路的老編就從沙田第一城站B出口出發。

出口向走轉,見到天橋都不要上,直接行到十字路口。

這個十字路口四邊都有紅綠燈,點過都得,總之過到對角位。

見到威爾斯親王醫院的招牌,沿右手邊的插桅杆街直行。

一路行過了馬路,見到一幢石牆,繼續沿著石牆走。

石牆下放了幾部共享單車。老編其實很欣賞共享單車這概念,但在人民「素質」每況愈下的情形下,共享這個詞語不是一般人適用的。

過了石牆就見到單車徑與隊道,穿過隧道就到圓洲角公園了,不過隨道前的單車徑風景也很好!

出了隨到,迎面就見到一個長滿參天大樹的小丘,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圓洲角公園了。

圓洲角公園

入到公園行數分鐘,便看到一條上山的山徑,鋪砌得十分整齊企理,路徑也十分開揚,一看便知是BB級的晨運路徑。

圓洲角公園
圓洲角公園

山路旁邊的不曉得是甚麼樹,但在春天看到紅葉樹,還是有點驚喜。

往上走了幾分鐘,便到了另一閘口。指示牌寫上圓洲角公園「山區」,要劃分得咁仔細,唔知係咪唔同部門管理呢?

圓洲角公園

一起步是很平很平的斜路,還加上防滑面料,走得很舒服。

之後便要上一輪樓梯,不過梯級不高又濶落,很好走的!中途還有石凳,累了隨時可以休息。

圓洲角公園

由門口大概行十分鐘左右就到了野餐及涼亭區,可在此野餐。

過了野餐區數分鐘,就會看到分叉路。右手邊的是直接到標高處,左手邊的是往日晷之處。老編就行咗左手邊先。

日晷旁邊有個指示牌,標明眼前的山巒係邊座山打邊座山。但百份之七十既視線都被叢林遮蓋咗,指示嚟都無用。不過呢個位算係成個山頭最開揚的地方,老編行咗山頂一轉,只見密密麻麻的樹木外是另一排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

圓洲角公園日晷

日晷面板上刻的是「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雖然有啲老土,但以刻在石上,配合咁古意既日晷,又好似幾啱數。個日晷都算幾準,拍照當時正是 1時 20分鐘左右。

日晷後有石凳和通往標高柱的樓梯。

圓洲角公園標高柱

我們常想像,標高柱一定是建在有咁高得咁高既山上,可能還要手腳並用至去到。呢個當然唔係啦,但喺咁矮既地方(大約70米高度),四周又被參天大樹包圍,標高柱還有沒有用?

圓洲角的前世

根據資料,標高柱是用來製作地形圖和提供數據給工程建設,並不是為山頭標示高度,但不少測量站均設置在該區中視野較開揚的地點,所以多在峰頂出現,久而久之就有一種感覺,在高山才會有標高柱了。

但環顧圓洲角四周,不單高樓大廈多,高山也多,當年為何會在此設立一個標高柱?其實遲至 1970年代,圓洲角還是一個海島,靠橋或堤壩與陸地連接。別看輕這個孤島,圓洲角曾是十九世紀時來往新界九龍及廣東的商貿樞紐,有王氏族人在這裏開設「義利客棧」,為商旅提供住宿,據聞還頗受歡迎。現在王屋村古屋是二級歷史建築,有機會再去看看。

後來沙田在 70年代開始發展成衛星城市,經過急速填海,在1982年的圖片可見,圓洲角已成陸地的一部份了。

呢個角度睇,可見小山丘完全被高樓包圍了⋯⋯

見證香港「起飛」

不過呢個昔日孤島既故事不止於此。

1911年,正是辛亥革命之時,中國人許多還在留辮,而西方人已經在想飛上天了。今時今日細路未戒奶已經唔知飛咗幾多次(呢兩年出世既BB就差啲)但一百一十年前,無幾個人諗過可以真係喺天空度飛。

所以可以想像,突然有個比利時人,帶住架飛機話嚟香港表演「飛行」喎,係一件幾咁大既盛事!呢個比利時飛行家查爾斯.溫德邦(Charles Van den Born)喺家鄉考到個飛行執照之後,就同老婆帶埋三架飛機嚟到遠東表演賺錢喇。

那時候,飛得上天梗係當你贏。阿溫生本來想喺快活谷表演飛天,但政府唔俾,因為唔想有「飛船」接近香港島及炮台,結果溫生搵咗三面環山和擁有廣闊淺灘的沙田,喺「圓州角」旁邊的淺灘進行飛行表演。叫得做表演,當然要收錢,表演的單日票價為5毫至5元不等,都未計要由尖沙咀搭火車去沙田既票價,如果你住喺港島,仲要加埋天星小輪既船費,都幾勞師動眾。不過除咗港督伉儷,仲有成幾百人去睇過,包括皇仁書院的六百多名師生(果然係名校)。雖然因為天氣影響,飛行唔算得話好順利,但,圓洲角都叫做見證了香港第一次的「起飛」既表演。

為紀念呢件事,而家既赤鱲角機場都懸掛咗一架名為「「沙田精神號」的仿古飛機架。

故事講完,係時候落山。條山徑係圍繞山頂一圈,來到分叉位,如果想原路落山,可以行右手邊的山路,如果想試另一條路,可以在左手邊落山。不過如果天色唔係咁好,老總就唔係咁建議行左邊山路,因為樹木生長得較為高大,就算在正午也覺陰涼,別說是天色較差時份,加上不時遇到一些山墳,感覺不太開揚。

唔覺意行個小山丘都會遇到咁多故事,香港比起我們想像的豐富與歷史悠長更多,只希望香港的故事能繼續寫下去。

交通:

鐵路:屯馬線沙田第一城站
巴士: 49X、73A、82X、281A

參考資料:
1911年駕雙翼機翱翔沙田 溫德邦:香港飛行第一人

伸延閱讀:
烏溪沙渡頭灣村— 地鐵站15分鐘走到海邊放空
青衣公園 — 地鐵站10分鐘到達,睇落羽松紅葉